您的位置:阳光资料区摆渡篇 > 阿錚

 

永远的BASS巨人:

阿铮老师

 

 

 

本名:廖世铮

    知名音樂人廖世錚,19日中午因淋巴癌不幸逝世,得年52歲。他7年前因長期感冒,造成細菌入侵變成慢性脊髓炎,導致下半身癱瘓。半年前轉移成淋巴癌,多次住院治療,前天終告不治。他的告別追思會訂3月29日於士林靈糧堂舉行。

一起都是那么突然,阿錚老師走了
但或许对他而已更是一种解脱,阿錚老師…一路走好!
早就想做一个关于他的介绍了,利用这个机会让我们一起来回忆他的过去的点点滴滴....
          

贝斯高手廖世铮弹笑人生不放弃

/田瑜萍/专题报导

许多乐手隐身在歌手之后,成就他们在歌迷心目中的地位,他们是好歌不可或缺的要素,也是演唱会上精彩演出的一分子。国内贝斯的顶尖好手廖世铮,见证国内歌坛十多年来的起起伏伏,一年多前,正当他事业高潮期,却变生肘腋。
半身瘫痪后靠写谱维生 女友不离不弃

那时,他的工作接不完,从担任专辑内的贝斯录音、演唱会的总监及贝斯手、八大「台湾红歌星」的固定演奏班底、到为演唱会写谱,却因工作过劳,感冒细菌入侵脊髓变成慢性脊髓炎而导致半身瘫痪,现在只能靠写谱跟一些零星的专辑录音维生,不过他不放弃任何希望,女友陈慈慈也不离不弃地照顾他的生活,他说:「我是个庸才,但我努力很久才有今天的成就,我没放弃,希望有一天,我还能站在舞台上表演。」

圈内人都叫他阿铮老师,他做过的工作丰富到可以出书,他在西餐厅、PUB、CLUB、PIANOBAR等场子弹奏过;华视大乐队、晚会场、送葬队、牛肉场也待过,国内歌手的录音专辑跟演唱会,80%都是他担任贝斯手或编曲及乐队总监,就连这些演唱会的谱也都出自他笔下。

高中玩电吉他 舞厅上班转进贝斯世界

                          

廖世铮的父亲是印度尼西亚华侨,曾任中坜高中训导主任,他却从小不喜欢念书,国中时吹口琴无师自通,高中玩起鼓来乱打一通,最后对哥哥的电吉他起了兴趣,索性组起乐团,高中念了4年才毕业。

毕业后,他到桃园大舞厅玩,看见台上的乐队弹得很神气,有样学样,上班后薪水却很少,这却也是他从吉他进入到贝斯世界的开始。「那时钢琴手要离职,领班要会弹钢琴的贝斯手去接,于是要我去接贝斯手,我根本不会看五线谱,领班说有SOLO,结果我听到其它人都停了,自己就铃铃隆隆弹起来,后来才知道根本是整首歌已经完了,很糗!」

军中学会看谱 曾加入送葬队伍打小鼓

半年后,他去艺工队当兵,在军中他学会写谱的技巧,也K了很多乐理的书,更常常勤练贝斯,「军乐队有很多谱都很旧了,我跟士官长说我愿意帮他重新抄过,然后从这当中学会写谱看谱。」

民国71年退伍后,回到中坜在远东西餐厅弹贝斯,不过西餐厅没落后,他只好到一些路边办桌的「晚会场」弹贝斯,前面是穿着三点式泳装的美眉跳舞;甚至加入送葬的西索米队伍打小鼓,或是到牛肉场里打鼓。

直到到台北找朋友,在CLUB看到乐团表演,忍不住技痒上台弹了两首,才结束这种流浪生涯,到了丽都王宫跟华视大乐队等地方上班,「那时太阳城的乐队领班詹绪存接写谱接不完,知道我会写谱,让了一些CASE给我,帮了许多歌星写谱。而我在丽都王宫表演时,因为接触西洋歌表演,也学会了很多。」

周华健领进唱片圈 跟着他唱遍各地

    后来他进了华视大乐队,也同时在EZ5表演,包括洪敬尧等乐手精彩的演出以及黄小琥演唱的功力把气氛炒得火热,天天大排长龙。来看表演的周华健很欣赏他们,廖世铮就这样成了他所有演唱会的班底,也因此进了唱片圈,李宗盛、陈淑桦、周华健及赵传一起在大陆举办的第一场演唱会,廖世铮也都参与了。

 

「周华健是我很感激的人,跟着他跑遍世界各地做演唱会,印象特别深刻,像是他在香港连开10几场的演唱会,由于特别来宾场场不同,别人是弹完了去吃消夜,我还得回饭店写谱。连续3年我生日,都是跟他做演唱会,有一回演出当天下午彩排,突然当当当弹起生日快乐歌,蛋糕推出来帮我庆生,周华健砸我蛋糕,我也回敬;晚上演出时又来一回,我又被砸了满脸,但正式演出,我不敢砸回去,没想到晚上庆功宴又来一次。」

四处奔波不慎染病 坐上轮椅依然乐观

除了周华健指定要他,张惠妹、王菲、王力宏、齐豫、罗大佑、F4等许多歌手的演唱会也要他演出,更别说专辑了,许多歌手的大红歌曲,像是许茹芸的「如果云知道」也都是他弹的。

   

工作接不完的他曾想,这两年多赚一点钱,之后可以带着女友跟小女儿过平淡生活,没想到前年他参加罗大佑北京演唱会后,得了感冒,回到台北又忙着张宇专辑录音、八大「台湾红歌星」的演出,结果昏睡6天后,他走进医院却是躺着出来,因为病毒入侵脊髓,除了半身瘫痪,神经24小时的抽痛,让他要每天吞3颗安眠药,创下100多个小时没睡的纪录。

不过,阿铮老师依然乐观,除了说起病情严肃了点,大多时间他都是笑口常开、口气轻松,聊起音乐满腹话题:「我不是天才,要录音前我会反复练习,我很努力,我还是抱着希望继续生活下去。」

写乐器总谱 阿铮老师最擅长

歌手出专辑后要开演唱会,就需要把专辑中歌曲写成简谱,方便各乐手演奏。而总谱就是把吉他、鼓、贝斯、键盘等各种乐器的演奏谱写在一起,让乐手可以知道同一个时间点其它乐手的弹奏情形。

阿铮老师最擅长的,就是听专辑把各种谱写出来,把音符全都具体化在纸上,又快又准;所以,国内的演唱会十之八九少他      

新闻来源:中时电子报

台湾廖世铮老师专访

从国内外无数场大大小小的演唱会,到录音室成千上万的录音作品,处处可以看到廖世铮老师的身影。精准的弹奏风格、卓越的采谱能力、专业的配器知识、亲切的为人风格,在在都表现出台湾顶尖职业乐手的风范。这次贝斯网很荣幸地,来到阿铮老师位於南崁的家,和他请益许多在音乐上的经验和教导。?

  ●老师能不能大概谈谈您过去的工作经验?
当初来台北发展的时候,我大哥要我跟著他做生意,於是就到世贸营业部,顾一个展示点。我还在那里放一台小Keyboard,RX09,常在那里弹琴。但是生意不是很好,後来世贸中心也结束了,我就没了工作;後来,台北的朋友就介绍我去一家Club上班,叫我去弹贝斯,因为乐队中的鼓手和钢琴手年纪比较大,和他们一起工作压力很大、很痛苦,他们总是强迫我照他们的意思弹,态度也很不好。後来我到一家Piano Bar,那时候一个贝斯手叫我上去玩两首歌,由於我对Syncopation下了很多功夫,所以那时候表现得很好,才弹完一首歌,鼓手就跟领班Keyboard手说,决定要用我。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在Piano Bar上班,工作也比较稳定。

最後我跑去一家叫EZ5的店,那时候大老板的弟弟,叫老六的,一个吉他手,也是Band Leader、鼓手是阿坤老师,另外还有Keyboard洪敬尧老师,我们四个人在做的时候,在当时是一个不得了的Band,那时候已经在做Fusion了。很多人专门来看我们表演,看我们这个Band。那时候生意不错,後来黄小琥就是在那边唱,有一天周华健来,一听到我们,他吓了一跳,他觉得我们很棒,决定找我们(阿坤、阿尧、刘哲玮和我)先做校园,华健很够意思,不论再待遇上很照顾我们,私底下也相当慷慨。後来「今夜阳光灿烂」第一场演唱会,他就找我当Band Leader。


        

●能不能谈谈老师当时做Fusion音乐时的状况??
在EZ5的时候,做了很多T-Squire的歌曲,也是在那时期,我听了很多日本的那种Fusion;当初练T-Squire的时候,完全都是自己抓歌,没有去分析乐理曲式,先单纯地把声音抓出来。他们的东西太复杂、太困难了,光是贝斯部分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那时候比较没有去思考「这是什麼样的和弦」或是「为什麼贝斯要这样编」。虽然有些Unison或是Pattern很难,但是可以学到很多很复杂的东西,那时候很多人都来看我们的表演,但专门来看表演的人绝对不会比来听歌的人多,所以我们通常都只有演奏几首歌。

後来黄小琥找我们当专属乐队,下去高雄表演的时候碰到洪启峰老师他们的团,当时我们在楼下听到他们的演奏,还以为楼上是在放什麼Fusion唱片,非常厉害,结果一上楼,吓了一跳,原来是现场表演,真的太棒了,我觉得他们应该来台北发展。

● 老师您觉得怎麼样才能把贝斯弹好??
每天弹就好了,然後你觉得谁厉害,就去找他。以前阿娇老师是台湾四大金刚之一,几乎所有录音都是他们做的,我为了找他学,可能几个月才能和他见一次面,一次去一两个小时,必须先排时间,因为他真的太忙了。他人是非常好的人,非常平易近人,我当时也没缴什麼学费,但我还是会买礼物给他。「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一直很尊敬他。

●老师您觉得弹贝斯有什麼地方是需要注意的??
在学贝斯的这条路上,很重要的是精神必须一直常在,那种不断练习的精神。以前做完演唱会之後,常常到路边摊吃吃喝喝,但是我仍然保持著弃而不舍的精神,不断地练习,因为我觉得自己是个庸才,我需要很多的努力,我真的花了很多时间,下了很多功夫在音乐上面,因为我的努力,才让我的程度比一般人好。

後来生病之後,只能勉强地在床上练习。一天包小松来我家,我跟他说现在很可怜,只能在床上练习。小松说:「你以前就是这样,回到饭店,大家都在看电视聊天,你还是躺在那,抱著贝斯不断地练习」。所以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人,人家都叫我Click Man,不断地对著节拍器练习,这也是为什麼後来录音机会很多的原因。??


    
● 请问老师,您觉得录音需要什麼样的条件??
弹奏的精准度很重要,以前跟黄瑞丰老师等人一起录卡拉,他们都是精准度十足的人,那时我弹得战战兢兢的,谱一拿到就要能马上反应,马上弹出来。一天都至少要录二十几首,要求得很严格,精准度各方面一定要很好,很多人都没有办法做到。

● 如何调出好的Tone??
在调Tone方面,这完全是经验的问题,这个没办法用讲的,主要的原则是必须要跟其他乐器Match,像在演唱会的时候,贝斯不可能调很「乾」的Tone,因为贝斯的音很低沉,必须要有一定的厚度在;做Funk的时候,可能低音要减少一点,高音要多一点,中频也要稍微调整一下;有些歌是需要中频比较多一点的,像Jaco的Tone,中频多一点,声音的颗粒感比较明显,自己要去感受音色的需要和变化。?

● 老师您觉得乐理对弹奏有什麼影响??
乐理对弹奏其实没有什麼影响。举一个我很欣赏的东南亚乐手Andy Peterson当例子,我相信他没有乐理可言,也不会看谱,应该也没受过什麼正规的音乐训练,他就是会弹。但是换个角度来讲,乐理对弹奏绝对是有帮助的。第一个看谱就可以看出音乐的意境,例如在音符中间有圆滑线,你就会知道这是什麼意思,音乐要的是什麼感觉,应该要怎麼弹,像在音符上打点,就知道是Staccato,不懂得乐理的人就不懂这符号是什麼意思。


    

● 能不能请老师谈一下写谱方面的经验??
目前全台湾大概我写的谱是最多的。大部分的谱都是我写的,这是我专长的地方,很少人像我写得那麼仔细,包含和弦什麼的,有时候是非常奇怪的,写好谱我还必须和别人讨论。 

正式录音前,都必须先抓歌采谱,我在录音室时多半是写简谱,先把小节谱写出来,把Syncopation标示出来,Unison也写好。普通状况就写和弦符号,有特别的音就另外写出来,例如一些Fill或是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甚至是一些表情也可以加上去。

另外,我觉得简谱应该大力推广,因为简谱可以克服许多移调转调的问题,非常方便,只要在谱上方写上原调,乐手看著旋律可以自己换不同的调来弹。??

● 我们该如何去编Bass Line??
我比较没有去编一个贝斯,或是去创作一个贝斯。我在录音的时候,都是听音乐哪边需要,就把贝斯加进去,录音的时候通常都没有谱,需要自己采谱下来,有时候,在前奏或是间奏需要一点贝斯solo,我就会很自然地加进去。

有的时候,编曲的人也会要求贝斯要怎麼弹,我也会依照他们的需要来弹贝斯,因为他们自己会去安排其他乐器的画面。有时候贝斯只是一个长音,因为他们要在其他乐器上作变化,贝斯只是做一个底而已;当然也有一些编曲人需要多一点贝斯的变化,哪边要一个Fill,哪边要一段Solo,那时候压力就会比较大,要临时去做很多变化,但是录出来以後自己听,会很有成就感。

所以要看编曲的需要,还要体会那种感受,在当场就要马上做出反应,这种通常都不会事先讲,要自己临时应变。当然,百分之八九十,他们会尊重我弹的东西,因为他们了解我这个人,也知道我的实力,所以不太会要我改这个改那个。??

       

● 关於Groove,我们应该怎麼样来培养??
就贝斯的领域来说,很多时候并不是需要那样多的技巧,很多时候是需要一个Groove,一种感受,需要的是一种呼吸的律动,再配合其他的乐器一起。要培养这种Groove,可以先从Copy开始,再来就是那种感受,找出那种自己对音乐的感受。就像画画一样,为什麼人家画这一撇,要画成这个样子,这麼生动传神,绝不是单纯的一片叶子而已。弹贝斯就是必须去注意这种感受,那种对音乐的感受。?

● 老师您比较欣赏的贝斯手是谁??
以前Funky最有名的是Marcus Miller,我曾经专程去日本看他的演奏会,看他弹贝斯。东南亚我最欣赏的就是Andy Peterson,一个马来西亚的乐手,我跟他很要好,以前也找他学过。之前经常出国表演,全世界几乎都跑遍了,纽澳、英国(哈林Unplugged演唱会)、日本广岛、东京武道馆(王菲演唱会)。有空的时候,我就自己买机票到马来西亚找Andy,他开了一个小乐器行,我就去跟他学。

当时感觉好像一个博士和一个幼稚园小朋友,他太厉害了。虽然他不会看谱,但是当他作演唱会的时候,可以把全部的歌都背起来,录音十首歌,他也可以一天全部弹完,他有那个头脑可以背得起来。当时他来台北,我请他来家里,把他弹的东西录起来,还拍成录影带。他的弹奏速度和精准度都相当惊人,真的很厉害。所以有很多技巧我都学不起来,不过我学了他很多做人处世的方法。他弹得非常好,但是对人还是很亲切很和善。看到程度比他差的人,他也绝对不会看不起,还会称赞你弹得好。?

● 除了技巧以外,老师觉得还有什麼是重要的??
很多人都可以弹得很棒,但是我觉得乐手不是只会弹贝斯而已。不是说Funky多厉害、Fretless多厉害,就够了,做人也很重要,举一个例子,我是那种四四海海、慷慨大方的人,尤其金钱上,我都不会计较这些事情。很多人都常跟我提起这些事,很感谢我,但是我真的都不记得这些事,一点印象都没有,好像是天天要做的事。我就是这样个性的人。

另外,严谨的态度是很重要的,以我当Band Leader的经验来说,一个乐队需要严谨的音乐总监,不然很容易会松散掉。在排练时候,特别需要谨谨慎慎地练习。例如和弦乐团搭配的时候,就必须一再地修正速度,因为弦乐器的练习习惯不是对著节拍器,所以他们速度的控制是比较感性的,当弦乐团跟整个乐团搭配时,我会很客气地跟他们沟通,请大家跟著节拍器一次又一次地排练,甚至是歌手离开之後,我都还是会请整个乐团留下来,再多练几次。他们觉得我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人,所以後来王力宏、阿妹、SHE、莫文蔚等人的演唱会,我都参与了。??

          

● 我们都很关心老师的病,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
我得这种怪病,医院方面也查不出原因,只知道是脊椎炎,但是查不出病因。很多人说我是过劳,但是我的确很忙,工作量非常大。身为一个Band Leader必须掌握全场,写完所以乐器的谱之後,还要跟编舞的人开会,几分钟的舞蹈要什麼样的音乐,都必须花很多很多时间去处理,还常常不符合别人的需要,必须重新开始。有时候为了作一场演唱会,我必须先进录音室,把五十道、六十道的Track先拷出来。一个一个Track推出来听,这个Track要哪些段落,那个Track要哪些段落,都必须对著谱仔细检查过、安排好,再过带出来,还必须特别写起来、注明清楚。所以这些工作,通常都需要花非常非常长的时间。

生病前後刚好是2002跨年,在北京作罗大佑的演唱会,天气很冷,我就已经有点不舒服了。回来第二天又要录张宇,之後在新竹又有王力宏的表演,就一路忙、一直忙,所以的确有可能是过劳引起的。??

\

● 最後想请问老师,有哪些重要的观念,是我们这些晚辈该注意该学习的??
我到後来都是做演唱会比较多,我觉得很重要的是「音乐不是一个人的」!Band是一个整体,音乐也是一个「音乐」,不是说只有贝斯,或是只有一个鼓。大部分的人注意的,都是整体音乐的Back Ground做得好不好,或是Vocal唱得好不好,演唱会重要的是这个。整个音乐的配合度、融合度、音乐Match的那个感觉最重要,比乐手个人的技巧还厉害。你要去听别人的,要听鼓、听Keyboard、听吉他……什麼都要听,就是要去听整个音乐来做自己的贝斯,不能唐突地为了表现自己,而破坏了整个音乐,所以要成为一个好的bass手,不是说技巧好就够了,而是要有跟整体音乐的融合度。

当然该有的技巧也一定要有的,不能说只顾著跟音乐融合,不做任何弹奏技巧上的变化。有的时候没有Technique,根本也没办法有什麼融合度,因为音乐本身可能就需要很难的贝斯,你也要弹得出来。基本的技巧一定要有,必须天天练习,不能永远都只弹简单的东西,也要练习难的东西。

同时你也要有一些专长。我常说自己是庸才,台湾很多人都弹得比我好,但是我有我的专长,我对音乐的整体性比较好,写谱、组合性、协调度各方面都OK,所以後来常常有人找我做演唱会。

还有就是身体最重要,什麼都是假的,把身体养好才是最重要的。当然,如果有时间,多弹弹贝斯,多练练琴,多听听音乐,多走走看看,多学习。像现在的音乐风格不一样了,新的观念必须要有。观念和音乐流行的角度一直在改变,要能够抓到。

人生其实就是这个样子,不需要气馁,但也不要过傲,就是这样子。弹琴弹得不好,不要气馁,持续练习就是了。弹得再好,也不要过傲。有什麼不懂的宁愿去问人,不要总觉得自己弹得很好,要知道自己的程度和实力,要多练习。所谓勤能补拙,虽然勤不一定可以补到那个拙,不要去苛求。看到Marcus Miller那麼棒,你不一定要强迫自己一定要那个样子,很多东西是学不来的,但重要的是你还是要自好你自己该做的。

编者按:

虽然阿峥虽然离我们而去,但他的音乐确永远的留在我们身边,大家一起祈祷,祝愿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他,得到安息!同时也感谢屠颖老师为我们提供这些珍贵照片。

 
 
  首页   动态   资料   音乐   照片   我们   阳光   留言   论坛   在线音乐
Copyright © 1999-2017 wakincha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5691号